• 2009-07-06

    无题

    很受伤。大鼻,再见了。

  • 2009-06-19

    半夜叫叫

    开心,牵着大鼻的手回家罗~~~~

  • 2009-06-16

    别玩得着火

    一般情况下,我很少看电视,更很少锁定哪个电视台。不过不得不承认,某些台的生存手段的确厉害着,为了其收视率那些工作人员是绞尽脑汁地想办法出来娱乐大众,娱乐归娱乐,可任何事情一旦超过了底线,那就不好玩了吧?

    晚上跑完步冲凉后,趁着头发干的时间,随便按了个电视节目,是某台的什么大冲关,节目的性质是凭参加人员的努力赢奖品,而且看情况这也是一档人气挺高的节目,最后还来了个什么体力大PK(这年头,啥时啥地都有PK),内容就简单两字:憋气。其实,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憋气也没什么,大家不就是...
  • 2009-06-09

    留个根

    四月的某一天,发生了一件极其惊心动魄的事,大鼻那过来的骨头碎了……唉,当时那会真是心都碎了,啥不能坏偏偏要坏了这个,看它碎落在地上,我愣了好久,多希望是梦,梦一旦醒了心就不会碎了:多恨自己,为什么不早点去换牢固的绳子。没有人知道这骨头对我来说有多重要多重要。

    整个骨头只有角边的一小丁点地方可能是碎成粉了永远找不回来,其他的都还在,其实我应该破涕而笑才对。好吧,我恨庆幸还能找回来这么多。

    今天,给骨头留个根。
    ...

  • 2009-06-08

    女皇后

    山竹是水果之后,那么,每天吃十几个山竹的我,会不会也变成女皇后呢?那么,我的王啊,你在哪呢?



  • 2009-06-07

    路人

    你我皆是我路人甲。

    一个雨天的傍晚,地上湿湿的,我不是很喜欢这样的天气。从轮渡上下来,我匆匆,他人亦匆匆。走在前面的是一个中年妇女,干净利索的装扮,不那么妖冶,是我中肯的那类型。到了台阶处,见她弯腰捡什么似的,不经意的多看了一眼,就是这一眼,让我觉得这个雨天也有让人喜欢的一面。

    因为她捡的是一块香蕉皮。

    简简单单的一块小香蕉皮,给予我的却很伟大。扪心自问,要换了自己,也就是把它往角落里踢一下,不会裸着手把它捡起来扔进垃圾筒...
  • 所有的生离死别不一定在秋天,看这满地的落叶,在找寻谁的足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...
  • 次日的鼓浪屿碧空如洗。

           

    屋檐上疯狂爬长的三角梅,很绚的那种,是厦门这座城市的市花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  • 多久前,有人曾告诉我一个奶茶铺。奶茶,我是喜欢的,甜甜的,香香的,像极了初夏的味道。某一天,无意中发现这个奶茶铺居然存在,存在于一个叫做鼓浪屿的地方。带上一枚绣花针,在零九年的四月,仅仅是为了这个味道,来到这个海上花园,鼓浪屿。
    船靠岸的时候,已是傍晚时分。码头处,来来往往的人儿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  • 2009-01-29

    小妖和金子

    马桶

    上学期,小妖女转到了另外一个学校读书。据她反映,学校的其他条件都很适应,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学校的马桶,是那种蹲式的马桶。轮到放小假的时候,小妖有四天的休息,某天回家,她在卫生间待了老久都没出来,我们都纳闷她在里面捣鼓什么,我作为委派使者前往卫生间探究情况,一拉玻璃门就瞧见她坐在马桶上忽忽的写啥东西。

    小妖,你在干什么呢?

    拉大便!

    拉大便怎么还写东西?

    那是作业!...